言情小说 > 穿越时空 > 我的三千个老婆
选择背景:  字体大小:
 页面边距:
 双击滚屏  滚屏结束自动翻页
作者云中龙   
    赵无恤说:“原来这就是干将莫邪剑的来历,曾有耳闻,这个之后呢?”

    莫邪眼中闪过一丝悲愤︰“当干将莫邪两剑锻成之时,刚好超过了期限。我想让夫君带着两剑献给楚王,请求赦免,但是我的丈夫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当时吴国攻打楚国,楚王猜疑所有的吴人,包括我们一家。我的夫夫说他曾多次忤逆子常,这个奸相是不会放过我们的,入宫献剑恐怕无法归来,献一把是死,献两把也是死,不如藏匿雄剑,只献出雌剑,宁死也不让奸相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已经有数个月的身孕了,我的夫君入宫献剑,吸引了外人的注意,我则乘机逃出工坊,藏匿在郢都里。我事后才得知,楚王得到了莫邪剑倒是十分欢喜,但是子常未能得到渴求的那把雄剑,羞怒交加,便进谗言让楚王杀了我丈夫,楚王答应,于是我的丈夫便被甲士直接扔进滚烫的剑炉,肉烂骨销……”

    厅堂里一阵寂静。莫邪讲到这里已经是咬牙切齿了,赵无恤唏嘘不已,连厅内看着那少年的穆夏也为之动容。俗话说有才干的人容易遭到上天嫉妒,欧冶子、干将、莫邪的技艺冠绝天下,他们的锻铁术领先整个时代百年之久,人生经历却是如此的曲折。

    干将死后,楚王和子常大搜索郢都,试图将莫邪和干将剑找出来,她只能在各个阴暗的角落东躲。也亏了天无绝人之路,当时恰逢吴军攻入郢都,子常在汉水边大败,在溃逃中被乱兵所杀死,楚王也急匆匆地逃离国都。吴军破城,大肆的掳掠,莫邪才得以溜出郢都,她跟随逃难的楚人逃出楚国的东境,在淮夷、群舒之间隐姓埋名。

    他们一家当初是为了逃避吴王阖闾才进入楚国,所以也遭到吴国的嫉恨,吴楚两边都不能投奔,她就在偏僻的乡野间开了一家修补铜铁的小店,将儿子生下后抚养长大,一呆便是六年。

    这之后的事情赵无恤都知道了,莫邪母子被在群舒游走寻找锻铁师的邢敖发现。或许是莫邪感觉自己处于被逮捕的危险边缘,或许是机灵的邢敖用了什么法子,竟劝得他们不远千里,来到北方投靠赵无恤。

    吴国的治理本来极为松散,但是在大行人伍子胥掌权之后,开始对铸师、锻师严格管理,不许轻易的出国。但是邢敖自有办法,他不是要带着屈氏私兵随着夫差去宋国吗?私兵不能没有辎重,辎重不能没有农夫农妇的帮忙运送,于是莫邪母子便伪装成帮吴军运送辎重的民夫。

    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莫邪就这样在夫差的眼皮底下,被邢敖瞒天过海地转交给了赵无恤。赵无恤心里很是高兴,本来只是一个闲棋的邢敖进入吴国之后,居然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“此人居功至伟。”他在心中好好感谢了一下小舅子。

    在赵无恤眼中,莫邪她至少让桃丘的铁工坊少走了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弯路,必须重点保护起来才行,能不能让武卒进入铁器时代,就全靠她的技艺了。

    他笑道︰“你协助桃丘铁官制造出了可锻铁和铁兵器,立有大功,既来之则安之,我能让你们母子在鲁国安居乐业,一生锦衣玉食,你可还有其他的要求吗?”

    “我别无所欲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莫邪突然从席子上站起来,慢慢朝身后走去,厅堂内两侧的侍卫们连忙拔剑出鞘,或持戟阻拦,喝道︰“大胆!还不止步?”

    “不必惊慌。”赵无恤一挥手,让侍卫们退回原地,莫邪只是走过去牵着幼子,将他背上那把剑解下,交给穆夏,请求他献给赵无恤。

    穆夏捧着剑恭恭敬敬放到赵无恤面前的案几上,缠剑的麻布被一圈一圈解开,露出了这把剑的真面目,一时间堂内众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欧冶子一派锻造的剑,不但质量坚硬,而且外表美观。正所谓的欲知龙渊,观其状,如登高山,如临深渊;欲知泰阿,观其状,巍巍翼翼,如流水之波;欲知工布,从纹起,至脊而止,如珠不可衽,纹若流水不绝。

    而这一把剑,光泽灰白,显然是一把铁剑而非青铜剑,剑长三尺半,上面遍布了结晶龟甲纹理,这是无数次糅合锻打造成的,颇似后世的大马士革花纹钢。

    而锋利的程度,也是当世之最了。它刃如秋霜,寒光闪闪,吹毛刃断,可以削铜剁铁,斩金截玉,三层皮甲竟如摧枯拉朽般一捅就破。

    此剑比赵无恤的佩剑胜出不止一筹,一把是青铜时代中等偏上的二尺剑,另一把则是钢铁时代初露锋芒的三尺剑。比起莫邪这几月来锻成的那些制式铁剑,它也优秀了许多,若赵无恤没猜错的话,它已经不算铁剑,而是渗碳钢剑了。

    “这把剑的名字是……”赵无恤眼见灼灼有光,美人爱胭脂,英雄爱宝剑,一触踫到此剑,他便有些爱不释手了。

    看着剑入赵无恤的手中,莫邪眼里有些不舍,这把剑是丈夫的心血,他死后彷佛凝结着他的魂灵,自己每每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便会抚一抚它,好得到些许的安慰。但在她眼中更多的是决绝,是念念不忘的仇恨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这便是我夫君以命锻炼成的干将剑。”

    虽然早已经猜到,但是赵无恤的手还是微微一颤:“干将剑,原来这就是后世苦苦寻觅,却不知所终的干将剑。”

    “晋吴铸铜兵,火焰生冷霜。季子挂剑处,王侯尽北望。五霸出七雄,湛泸对鱼肠。太阿谁倒持,巨阙争崩狂。最是龙渊怒,赤霄斩蛇忙。干将今安在?少独绽煌煌。”

    干将今安在?干将剑在此,在赵无恤的手中。这个时代哪个英雄不喜欢宝剑,不希望手里能有一二把神兵利器?楚王有湛卢、龙渊、工布;秦伯因为援助楚国一事得到了太阿作为谢礼;吴王有鱼肠、胜邪;越王则有纯钧、巨阙。如今却迎来了干将,赵无恤的心中不由得豪气万丈了起来。

    莫邪乘机殷切地说︰“我莫邪想将此剑献给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献给我?”

    赵无恤看得出来,莫邪是个有自己主意的人,她来鲁国一定有她的目的,先前的任劳任怨地为他锻剑且不说,如今更献上干将用生命做出的绝世好剑,她的意欲何为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激动转瞬即逝,他摸着冰冷的剑身,告诫自己︰“所谓的神器,只不过是把少见的渗碳钢剑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他冷静了下来,把干将轻轻放回案几上,说道︰”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但是中原有句俗话,叫做无功不受禄,你想要我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莫邪看见赵无恤得到绝世宝剑,还能如此镇静,颇有雄主之姿,不由得有些诧异,但是事到如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她拉着儿子快步走来,在离赵无恤十步外的地方停下,俩人拜地磕头地说道︰“我只有一个请求,子常虽死,但是楚王却还活着,请大将军帮助我们母子复仇!杀了楚王熊珍!”

    赵无恤将厅堂内众人遣出,只留下穆夏、漆万两名亲卫,他的手指敲打着案几,望向那对一心想要复仇的孤儿寡母,她们的眼睛告诉他,这对母子是认真的。她们的心里充满了复仇的怒火,想杀了楚王。

    先秦是个复仇之风盛行的时代,从杜伯鬼魂杀周宣王复仇的故事,到齐襄公的九世亡纪,再到伍子胥那震撼人心的有仇必偿,掘墓鞭尸,都给此时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而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更是最迫切的复仇。但是倘若复仇的对象变成坐拥千里疆域,统治数百万生民,甲兵十多万人拱卫的大国诸侯呢?天子亦不惧,诸侯又如何?

    若士必怒,伏尸二人,流血五步,天下缟素,今日是也。相信面对父仇,不少士人都会挺剑而起。但这毕竟不是千里之外飞剑取人头颅的传奇小说,杀楚王这应该是世上最困难的复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