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> 妖精幻想 > 撞神弄鬼仙道录
选择背景:  字体大小:
 页面边距:
 双击滚屏  滚屏结束自动翻页
作者时光12沙漏   
    这天,天已经很晴朗,空气弥漫着燥热的气息,明明才是9点,外面的柏油路已经被照的发光发亮,坐在花空笼车上的三个人,也安静的很。

    今天跟着花空笼一同去单楚家家访是,曹磊落,贺甜瑞,和荼昱,一个是学生会会长,一个是副会长,一个是省三好学生。

    而此时,某个深林中,喵大仙正在犹豫以什么样子去见自己师父,喵大仙站在镜子前面,照来照去,旁边还有一群小妖怪。

    喵大仙:“我穿这样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小妖怪们:“恩,好看。”

    喵大仙:“那这样呢?”

    小妖怪们:“您老怎么样都好看!”

    喵大仙:“我也觉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喵大仙的确很俊朗,健康的小麦色皮肤,身材高挑,脸上放浪不羁的笑容,一身休闲装,很有邻家大哥的感觉。

    喵大仙准备好,就往市中心进发,说实在的,喵大仙原本以为自己没看守好师父,肯定会被撤职,但同时,又在欣慰,师父终于离开了,就在他打算请罪的时候,天帝说,不追究了,这么多年,师父犯下的错,也改释怀了。虽然不明白为什么,不过天帝怎么说了,他也就懒得管那些了!

    单楚还在家里躺在沙发纳凉的时候,叶宇昂已经在纠结,他卧病在床,卧在哪里呢?

    “单楚,要不死老鼠变回原型,怎么样?”叶宇昂走到单楚旁边。

    单楚被小蛇伺候的舒服,根本就不想把小蛇从眼睛上拿开,直接闭着眼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卧病在床的哥哥,问题来了,我卧哪间房?难道你要你卧病在床的哥哥谁沙发?”叶宇昂盯着单楚。

    “忘了这茬,陶陶,那你变回去吧,衡夜待着,怎么样?”单楚拿开小蛇,爬起来,看着正在梳头发的陶陶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说完,陶陶就变回了一只白色的老鼠,吴夜就把陶陶叼走了-_-||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那条蛇,不能让它爬你身上了。”叶宇昂指着单楚手里的小蛇。

    单楚看了手里的小蛇,然后,把它挂在了脖子上,叶宇昂忍!

    “我热,话说,你们不热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和主人不同,主人是纯阳体质,自然怕热,我是冰鼠,生在极寒之地,也是因为我是冰鼠,才有机会成妖。”陶陶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我和陶陶很有缘分呢!我是雪狐,也是极寒之物!陶陶,你是哪边的?”吴夜俩眼发亮的盯着陶陶。

    “北边的枯弩河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是南边的,禾云山呢。”吴夜有点沮丧。

    “叶宇昂呢?”单楚一脸好奇的看着叶宇昂。

    “天生自带调节温度。”叶宇昂特别直白的。

    “卧槽凸(>皿<)凸,自带外挂呀!”单楚郁闷的倒在沙发上,过来一会,单楚爬起,拉住叶宇昂的手。

    “冰的!(≧▽≦)!”单楚如同发现新大陆一样,在叶宇昂手心摸了又摸。

    叶宇昂面无表情的看着在掺油的单楚,叶宇昂从单楚手里抽出自己的手,坐到对面沙发。

    单楚,这下知道我比那条蛇好多了吧!呵,你一条蛇,想斗过我?做梦!

    终于,花空笼一行人终于到单楚家的门口。

    其他三人已经快累趴了,他们真的不理解单楚怎么住这么高。

    花空笼看着后面三人,气喘吁吁的样子,虽然他们在人类中很优秀,但是,作为一个妖,她还是喜欢单楚这类学生。

    花空笼敲响单楚家的门,过了一会,单楚打开门。

    “老师好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花空笼也不是第一次来了,直接往厨房冰箱走去。

    单楚站在门口,等三人进来,三人已经快累趴了,但是,马上坐下又不好,只能在门口干站着。

    单楚掏出三张湿纸巾给三人,三人收拾好,进到单楚家,就看见茶几上有蛇,贺甜瑞直接害怕的躲在了单楚后面。曹磊落没有太大反应,毕竟单楚在他眼中一直是怪女人,倒是茶昱对单楚很好奇。

    花空笼悠然自得的吃着甜筒,丢包装袋的时候,看见垃圾桶里的纸和甜筒包装,就知道,单楚昨天吃甜筒冻着了。

    “单楚,你昨天冻着了?今天好了?”花空笼想贺甜瑞招招手,让他们坐过来,最后,茶昱,曹磊落坐一块,贺甜瑞和花空笼坐一块,单楚躺在沙发上,小蛇在手上爬。

    “昨天热,一不小心就吃多了,今天好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单楚一说,又嘴馋了,但是,想了一下,走到冰箱,拿了三个甜筒,递给曹磊落,茶昱和贺甜瑞,贺甜瑞对单楚笑笑,曹磊落没反应,茶昱说了句谢谢。

    “单楚,你又去拿甜筒吃了?”叶宇昂病娇娇的语气,从单楚卧室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哥,我没,是给同学的。”单楚继续躺在沙发上,殊不知,叶宇昂在等她过去扶,好吧,叶宇昂失算了!

    叶宇昂自己走过去,拍了拍单楚的头,单楚就规规矩矩的坐着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你好,您这次家访是?”

    叶宇昂一脸病弱的温柔语气,也不是知道叶宇昂是什么妖,花空笼差点就信了。

    花空笼看了一眼吴夜和陶陶,虽然变成了动物,但从表情中,可以看出,陶陶衡夜也被惊讶到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单楚虽然不是坏学生,但是她逃课是最多的,我能理解,但是,不代表我们学校理解,所以呢,上次单楚说到你,我们教导主任以为是借口,派我来核实一下,还有单楚的成绩,在后半学期认真学习了,这次考试考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其实就是死老头迂腐,总以为单楚和社会人士勾搭,是个不可救药的学生,不相信单楚的成绩罢了。

    “恩,是吗,单楚平时总是在家照顾我,虽然逃课不好,但是,我身子弱,实在是不好意思,麻烦老师和学校,说一下,万不得已,放单楚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恩,好的。”

    就在单楚以为家访完成之时,门外响起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!我来找你了!”一声低沉磁性的男声。

    “这?”茶昱扫了一眼单楚,花空笼,叶宇昂。

    花空笼:谁徒弟?

    叶宇昂:我徒弟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以前交过大学生,现在应该是来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您之前,住在这?”茶昱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单楚让他进来吧。”花空笼刚说完,单楚就去开门了。

    叶宇昂的徒弟啊!长什么样子呢!

    单楚打开门,喵大仙傻眼了。

    不是说师父住这吗?小妖怪们骗我!

    “叶宇昂的徒弟?你是仙,对吧?”单楚打量了一下喵大仙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道士?除妖师?算命的?”喵大仙虽然惊讶于,单楚居然认得他是仙,便开始想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道士,进来吧,剩下的靠你的反应机智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虽然喵大仙不懂发生了什么,但是,他能很快的适应环境和气氛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毕业这么久嗨记得老师,不过,我搬家了,这里已经租给你师妹了。”花空笼先发制人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啊,师父,你是在家访?”喵大仙见自己师父非常病弱的样子,但是眼神让他知道,叶宇昂好着呢,然后又有人类小孩,至于这只妖,应该是孔雀吧?

    “是啊,今天就到这里吧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终于,送走花空笼一行人,陶陶,吴夜,立马变回人形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来看你了!”喵大仙非常激动的抱住叶宇昂,蹭蹭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守着那片深林了吗?”叶宇昂推开喵大仙。

    “守?你是郊外那篇灵气充足的土地?”吴夜指着喵大仙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喵大仙看向吴夜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先别扯,我问你,你来市中心是来干嘛的?”

    “我来看你,还有,体验一下人类社会!”喵大仙非常激动的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