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> 其它 > 洋弋歇
选择背景:  字体大小:
 页面边距:
 双击滚屏  滚屏结束自动翻页
作者渣女兔子   
    (喜欢的朋友请收藏,留言,谢谢啊!)

    所以我也没有打算跟他说什么话,就当不认识吧。可是当姑姑拉着我向学校走的时候,紫荆突然微笑着叫住我。

    “小兔,是你啊?我刚以为我看错了。”紫荆表现出了莫名的热情。“小兔,你要去哪呢?”

    “回家,回家去。”我对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感到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哦,反正我没事干,去你家转一圈,然后我们一起去找清雪玩吧。”我越来越摸不到头脑了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姑姑以为我们特别熟悉,就说:“小帅哥,一起走吧。”紫荆开心的突然拉起我的胳膊,我吓得赶紧缩回去,这难道又中邪了吗?

    我们各怀心思的回到家中,紫荆一路跟姑姑说说笑笑,我在旁边一句话也不说。刚走进家里的巷子,我就看见姑父站在门口,姑父似乎很高兴看见我,离好久就开心的喊:“小兔怎么变得这么美了?”话刚说完,姑父的脸色就嗖的一下变了,是恐惧,害怕,愤怒,还是什么,姑父的脸色红一阵紫一阵的,姑父是怎么了?我好奇的看着姑姑,这时姑姑都已经跑到姑父跟前,焦急的问,怎么了,怎么了,又跟妈吵架了吗?姑父已经不会说话了,只是摇摇头,惊恐的看着紫荆,紫荆只是淡淡的看着姑父,我转头看了看紫荆,瞬间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,”我一把拉住紫荆,向楼上我的房间跑去,“你告诉我,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小兔,我是紫荆啊!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骗我了,你到底是谁,你不要再演戏了。”我几乎是歇斯底里的,因为我觉得,他一定没有那么简单,一定有秘密。

    紫荆不动了,静静的坐在凳子上,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你快点说,要不,我,我。”我激动的连话兜不清楚。

    紫荆开始慢慢的抖动身体,从开始的默默抖动,到最后的剧烈抖动,我狠狠地盯着他,他的身体不停地抖,像是要散架似的,我开始有点害怕,这不会是鬼的,不会突然抬起头没有眼睛或者没有嘴巴,或者黑乎乎的一片吧?我也吓得开始发抖,我一点一点的后退,我要逃,我猛地拉开房门,可是我怎么也拉不开,我使劲喊叫,使劲喊叫,没有一个人答应。

    “没有用的,你出不去。”我身后传来了好听的声音,我一转头,他变了,他完全不是以前那个肖然的样子了,当然也不是我想象中的可怕,而是变成了一个又清秀又帅气的男生,在他的眼里,我看到了一丝温柔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看到他我平静了下来,就算是鬼,也不是恐怖片里那样张牙舞爪的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认识我了,只认识肖洋,是吗?呵呵,我就说吧,你还是不记得我。”他自顾自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肖洋是我小学同学,你怎么也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小学同学?哈哈哈,紫夕,看来你真是忘了,你是我的爱人,知道吗?你是我的,无论生无论死,你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能看出来紫荆眼里的温柔,但是不知道什么,我真的觉得好恐怖,我猜想他一定是爱我的,他一定是为我付出了很多,可是不知为什么,我的心里有那么一丝恐惧,恐慌,我觉得,眼前这个人,好可怕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我故作镇定的说。

    “爱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,我们,先离开这里好吗?”我祈求到。

    “好,不过你不要想着离开我,你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突然感觉眼前黑了一下,紫荆又变回了肖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紫夕,你知道吗,我有多想你?”紫荆突然过来抱住我,我稍微扭动了一子,可是他抱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叫我小兔吧,我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紫荆,为什么我姑父会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紫荆听见姑父,马上狠狠地瞪大了眼睛,眼神里充满了恶毒,充满的愤恨。

    “他该死。”

    本来他好好的呆着,我们之间的事跟他有什么关系,他自己跑来这里,搅合我们之间的事情,肖洋是他放出来的,是他,搅合我的好事,要不是我想到,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。

    “那华偂和张弋呢?你们认识吗?”我故意没有提到肖洋。

    “小夕,这些你不用知道,你只要好好跟我在一起就好了,我们会幸福的。”紫荆根本没有听我说话,而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觉得我不应该再这样继续追问下去,否则只会激怒他。

    “小兔。”这时候姐姐走了进来,“咦,你同学?”姐姐似笑非笑的说。我猜姐姐一定是乱想了,因为哭的梨花带雨的我,和担心幽怨的紫荆,姐姐一定是把我们俩个和吵架的小情侣联系在了一起,我正要开口解释,姐姐又说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小兔,姑姑姑父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有什么事,匆匆忙忙走了。”姐姐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我看到姐姐说话的时候,紫荆那一瞬间掠过的诡异的笑,突然我的后背发抖,我感觉一定要有可怕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姐姐似乎和紫荆很聊得来,姐姐开心的邀请紫荆一起吃饭,紫荆竟然一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说是吃饭,其实就是姐姐请我们去门口的小摊上吃串串,他们俩在前面开心的聊天,我无聊的跟在后面,我想,我现在就这样跟着他,说不定会有肖洋的消息。我们看似开心的吃饭,姐姐无意间提到瘫痪在床的爸爸,紫荆也随意的说了句:“叔叔说不定哪天就好了。”姐姐无奈的说但愿吧。

    吃完饭,紫荆说要回家,我和姐姐就一起回家了,刚一走进家门,我看见

    (喜欢的朋友请收藏,留言,谢谢啊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