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> 穿越时空 > 腹黑世子,吃定你
选择背景:  字体大小:
 页面边距:
 双击滚屏  滚屏结束自动翻页
作者皮皮思密   
    月光清冷地倾泻着,所有景物都泛着银光,地面上落着点点斑驳。树下站着一个人,半张脸掩在了黑暗中。三千青丝随意披在身后,即使被轻风带起,落了一些在胸前。一袭素雅的白色锦袍在月光下愈发淡然,他微仰着头,似是有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可有好转?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好转,最近发作的还频繁了。”白木不满的开口,“而且,自从太子妃来了之后,爷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妃?”来人微微诧异了一下,“莫不是天辰云王府的嫡女慕明初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白木点点头,“还是晟小王爷亲自去接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可还记得自己为何会求娶慕小姐为妃?”来人望着树下兀自站着的人,自他来了自后,他一直没有开过口。

    “您这记性太差了。是爷自己要娶人家的啊,还直接修书给晟小王爷,这晟小王爷才千里迢迢的去天辰接人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。”来人一拂袖,“这天注定的事呀,常人也奈何不了。”随后一本正经的开口道,“老夫此行确有收获,然此法甚是凶险,稍一不慎,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宫钰出声打断他,“无妨,有劳舅舅了。舅舅舟车劳顿,还是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凶险又如何,最多不过一死。想他这副破败的身子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年,若不是舅舅一直坚持着寻找法子给他续命,他哪里还能这般好好的站在这。可是,那丝不甘是缘何?是了,那个女人,那个时刻出现在他梦里的人,虽看不见容貌,但难以名状的熟悉。还有他的准太子妃,那个清冷的女人,此刻的她应该是开心的吧,一家团圆呢。若是她知道自己死了,会是什么表情呢?应该也是淡淡的吧,毕竟自己于她而言无关紧要呢。

    他从未曾羡慕或嫉妒景世子,即便他受尽天下人的推崇。但此刻,他嫉妒了!原因无非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爷,天凉了。”白木在一旁轻声提醒。虽然是夏夜,但毕竟夜深露重,况且他家爷身子虚弱着呢,若是得了风寒什么的,岂不让那个明郡主高兴一场。本来他还是认可这个太子妃的,但是看自家爷三番五次的为了她不顾自己身体,多少会生出点怨言。而且,明明自己已经有婚约了,还和晟小王爷往来密切。

    “无碍,你回房吧。”宫钰收回思绪,神色幽幽。无论如何,他都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分割线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三日后。

    “爷,天辰来人了,此刻快到城门口了。”底下有人汇报说,“林相国已经奉命去城门迎接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算也该来了。”轻言一声,不知是无意流露还是说与自己听。“备轿。”

    马车缓缓的驶到玉王府门前。宫钰伸手撩起帘角,看着鎏金的“玉王府”三个字,这里是她拼尽一切也要保护的地方,因为这里有她最爱的亲人,然而他却只能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参见太子殿下。”管家大步流星的走到轿前,“王爷吩咐,切不可怠慢了太子殿下,殿下请随老奴一同入府吧。”

    轿子内一片寂静,正当管家开口再次询问时,轿子内的人淡淡的说了一句,“那便有劳了。”他不甘心做只能远远的看着她的那个人,自己一日不死,就不放弃拥有她的权力。

    “殿下抬举了,为殿下带路,是老奴的荣幸。”说罢,对着下了轿子的宫钰恭恭敬敬的行了礼,“殿下随老奴入府吧。”

    想是已有小厮通报消息,当宫钰到大堂时,玉王爷和玉明晟已经等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王叔。”宫钰微微颔首,算是行礼,“叨扰多日,望王叔担待。”

    “内子与明郡主甚是投缘,也算全了养女的心愿。”玉王爷笑笑,“臣听闻天辰来人了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大抵是和亲的事宜,”宫钰一声冷笑,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杀意,“天辰皇帝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不该开心嘛,人家上赶着给你送女人呢。”玉明晟嗤了一声,虽然这气不应该撒到宫钰身上,但是他确实气不过啊。这狗皇帝是有多见不得他们家好,小妹这都还没成亲呢,直接送来几个妖艳贱货。

    “如今星海国与天辰齐聚我丰国,任何一个国家发生什么,都于我们极为不利。”宫钰瞥了玉明晟一眼,顾自说出了自己的顾虑。“夜澜城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摄政王放着自己的国家不住,偏偏跑到丰国,显然是有备而来,不可不防。”玉王爷自是赞同他的话,“据闻天辰的璁世子已到,你今日是为这事而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宫钰垂眸,据他的人回报说东方璁是请旨前往丰国的,而当初他可是强烈反对慕明初和亲的。如今自愿前往,只怕是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“阴魂不散。”玉明晟明阴阳怪气的说。他虽然看不惯宫钰,但他更不喜欢东方家的人,何况若是自己的妹妹嫁过去,那他们一家人又不能团聚了。想来想去,他还是最满意景钰了,可惜啊。天辰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蛇窟,他如何舍得让自己的妹妹卷入。“太子殿下,你可得把人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晟小王爷尽管放心。”宫钰也不在意他的冷嘲热讽,毕竟这是他未来大舅子,就当是让他提前享受大舅子的待遇了。

    玉明晟还想说些什么,慕明初搀着玉王妃出现在大堂。

    “你这浑小子又欺负人了。”玉王妃佯怒道,“你若是有钰儿一半乖巧,这会子连媳妇儿都找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妃,你这话可埋汰人啊,本公子一表人才,风流倜傥,多少姑娘家见到我那是面红耳赤,再说了,他哪里乖巧,还不是他媳妇儿在您手里。”玉明晟不服气道,他就看这个宫钰不顺眼了,凭什么他一来把小妹骗走了,连母妃都偏向他,难不成就是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顺眼?他是不是该考虑把父王拉到自己的战线上?还是策反小妹悔婚?

    “王叔王婶,既然人已经来了,我们先回去了,若是得空,再来拜访。”说罢对着慕明初说道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王妃,近日多有叨扰,今日殿下既然来了,明初就先告辞,待日后得空,还望王爷王妃到府上一叙。”慕明初福了福身,浅浅说道。